Remove Navbar

Monday, February 20, 2017

孕婦隨記2017。第二胎母奶之路的開頭有點坎坷安捏



胖卡全親餵餵到 2Y6M 才離乳。
我以為這胎應該也駕輕就熟,啟料、是我太嫩太天真。

話說此胎剖腹完要選擇訂餐時,我先訂了月子餐。

吃了一餐之後,因為 太難吃 不合口味幾乎全倒掉好浪費,所以退了它改成一般的餐。
(素食餐&健康餐)

殊不知,這樣開啟了我悲慘的沒奶之路。

就在產後的第三天早晨(吧),Kiyomi 不明原因狂哭。
她前幾天並不會這樣,後來我們發現可能是巴肚夭,只好把她送到嬰兒室裡,請護士補配方奶給她。
隔天想要推回房間親餵刺激奶量,餵不飽再請護士補配方奶,結果、才提出要求就被打槍,說我破壞醫院規定。
媽媽我的玻璃心都碎一地惹,只好讓 Kiyomi 繼續留在嬰兒室喝配方奶 (沮喪狀)。

讓我疑惑地是、總會有媽媽奶水不足,要補配方奶的吧!?
這樣不行未免也說不過去?!?!

護士叫我回房去擠出來,看究竟有沒有奶?!
悲慘的產量只有 8CC 難怪小姐不爽。
一直以為初乳很少這事兒只有初產婦才會經歷的到,沒想到呀~ 沒想到~~ (甩頭)

後來才知道,產婦可以在指定的時間(嬰兒室會打電話通知),去樓下嬰兒室親餵,但不能推回房(避免感染)。
那位口氣有些不悅的護士可能太忙了,並沒有耐心對我們說明這點,讓我玻璃心難過了好一陣子。

沒有奶這件事,讓我很介意。
總覺得沒有奶 = 沒有給孩子抵抗力 (是的、我中了母奶魔咒)。
但一時半刻也不知道是啥原因,別的護士說多喝湯湯水水就會有奶。
除了叫大熊去買黑麥汁死馬當活馬醫。
娘家阿木聽聞此消息,馬上派快遞送來臭腥魚骨湯,只不過喝了之後,二顆奶子仍平靜地過活,完全沒有脹奶的感結。
出了院,住進月子中心,前二天單次擠奶量只有 10cc (想哭哭不粗來安捏)。

護士安慰我,湯湯水水多喝,奶量會慢慢上來。
母奶魔咒一直勒得我自責不已,住進月子中心的隔天,我就按捺不住偷溜去阿明中醫給醫生調理一下。
候診等了一個下午,噴了錢,隔天收到水藥開心不已!!

孩子、妳的奶來啦!!



住進月子中心第三天 (開始服水藥的第一天),奶量有緩慢往上爬的樣子。
吃了水藥之後,彷彿如有神助 (→誇飾法)。
雖然沒有多到一次擠個三、五百西西,至少在供給上已經不成問題,在撰文的此時已經供大於求 (一些些)。
護理師建議我在月子期間先衝量 (屯貨),以她的經驗出關以後,多少會往下掉。
好吧、我本來已經有些鬆懈 (→其實是懶惰),現在即便是餵完奶還是會加減榨乾這二粒。

上一胎坐月子期間,平日的飲料是『開水』。
老一輩的說不能喝水,會大肚子。
我喝了三十天,光是前二年沒日沒夜跟小嬰兒纏鬥就被操到瘦巴巴,並沒有大肚子這回事。

這次我準備了以下的飲品準備過月子時慢慢享用。
生薑黑糖塊、黑麥汁(對發奶沒啥感覺)、膠原蛋白、黑豆茶跟杜仲茶,除了黑麥汁是台灣購入,其它都是日本買,偶爾也是會喝喝開水。
更重要的是、三不五時差遣大熊買珍珠奶茶、珍珠可可芭蕾.... XD。


月子中心的桂圓紅棗茶,我喝了會上火口乾舌燥,中醫師建議我不要喝(少喝)。



舊文回顧:
- 母奶之路.路遙遙
- 母奶媽媽的美麗與哀愁
- 2Y6M ㄋㄟㄋㄟ掰掰。和平離乳

Tuesday, February 14, 2017

孕婦隨記2017。卸貨文:台北長庚剖腹


話說第一胎雖然沒有照書養,但照著網路認真養也是一個必經的過程。
第二胎呢...... 根據過來人的經驗,一般來說就是『青菜養』。
孕期每次產檢總是搞不清楚目前幾周? 有記得去醫院報到就不錯了。
所以當醫生跟我說農曆年後可以準備生小孩時,當下突然一陣恐慌,時間過得也太快~~
每天睜開眼,就是跟小胖卡葛葛纏,沒有美國時間關心腹中胎兒;不過 Kiyomi 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,每天都會狠狠的踹上好幾腳刷存在感 XD。

一路走來,真心覺得上一胎孕期太過於安逸舒服,這胎簡直是搞死老木。
從一開始的脹氣、便秘、食慾不振,到後期的水腫,恥骨酸痛躺在床上翻身困難,雙腿甚至長了整片紅斑好生狼狽;
(↓紅斑,非紅點)

末期終於要卸貨,但肚子大到快爆炸,本來沒有的妊娠紋都炸了出來 (泣)。

但事情都發生了,能怎麼辦呢? 只能看開些兒~ 安慰自己人老珠黃、皮鬆肉垮沒人看,肚皮難看頂多不穿比基尼也還好。
至少身材沒有走樣太多 (是嗎?)
這廂身上背了個大肚子,那廂胖卡小朋友三不五時搞退化,總要娘抱抱。
這短暫的悲慘人生,讓老木我躺在手術檯上時,不禁流下了一行清淚。

由於太過於散漫,到了 36 周 (農曆年前) 才開始準備待產包。
要知道肚子太大,做起這件事十分吃力。
光是新生兒衣服就不知道挖了幾回才找齊。
翻出來以後,難得勤奮手洗乾淨 (其實我本來不想洗)。
看著晾滿小衣服的院子,才有了:「啊~ 要生小寶寶了」的真實感。
住院包跟月子包花了很多天才整理好。
我已經盡量簡化,但其實要準備的東西沒有想像中精簡捏~~~~

到了預約剖腹的日子,提前一天拎著行李箱入住。
小胖卡就請阿姨下班後拎回外婆家。
最放心不下的小寶貝兒這段時間以來在外婆家適應的還不錯,除了、某次探病過後離情依依,哭著要睡醫院。
之後跟她視訊,講沒二句就迫不及待跟我掰是怎樣?!
人說女大不中留,孩子妳還不到三歲耶 @@"

心肝寶貝妥善安置後,媽媽我放心去生產了。
這次在台北長庚醫院生產,由羅醫師操刀剖腹。

本人很率性,只跟醫生約了日子但沒有約時間。
天算人算不如不要算,算出來的時間若是很尷尬啟不是搞死大家?
手術順利、大人小孩都平安才是最為重要。
住院以後,問了護士,才知道我排當日最後一刀 XDDD。
為了避免白天空腹餓昏,一大清早就指使大熊去買早餐裹腹,接著就是長達八小時的禁食與各式各樣的檢查。

瞪瞪瞪~~ 緊張的時刻終於來瞭。

(↓產房裡等候)

推進手術房後,麻醉科醫生先打麻藥。
醫生邊操作,邊告知會有啥感覺,怕的要命還得放鬆放鬆放鬆(深呼吸一百次)、同時告訴自己忍住,千萬不能縮(針會跑掉)~~~
整個過程最不舒服應該是麻藥注入後的一陣"酸"感,頭過身就過 (並沒有)。
打完麻藥後,雖然沒有發抖,但我卻莫名好想掉淚。
(↓應該已打完麻藥?)


羅醫生很妙,她說很抱歉我排最後一刀 (那天她開五、六台刀唄!! 超忙低),等好久很辛苦,所以一定要邀請大熊進手術室陪產。
也因此、大熊全程都在旁邊觀看並拍照留念,有了很多珍貴的畫面哩~~
幸好他以前在醫院混過,對這過程並不陌生與害怕。
(也幸好胖卡早被拎走,他才能進手術室呀~)

在我肚子還有感覺的時候,就開始動刀了。
雖然稱不上痛,但就是知道有人在你肚子上做些事情。
沒有人問我還有沒有感覺,這點著實讓我很緊張,害怕劑量下得不夠重會痛暈之類...。
上次剖腹時,耳邊傳來類似電鋸聲還有一些味道,當時覺得自己像頭電宰豬;而這次、似乎是用刀子(剪刀?)畫開肚子。
不知道剖到哪層,覺得有一陣痛感,緊接著羅醫師預告等一下壓肚子會有點痛哦!
果其不然,壓的時候我忍不住唉出聲來,接著、就聽到嬰兒哭聲了。
(↓下有血腥畫面,慎入!!)
.
.
.
.

(↓整理過後)

剖腹的過程很快,縫合傷口比較花時間。
手術快完成時,二隻腳指頭就能動也有感覺,跟在康寧的經驗完全不一樣。

術後要在恢復室待一個小時,因為麻藥的關係,我嘔吐了。
一直到晚上都很想吐一整個超不蘇湖呀~

這次除了自費術後止痛、防沾黏之外,還自費「減輕宮縮痛」的藥。
網路上討論術後痛是宮縮痛 (聽說喝黑糖水可以舒緩,所以這次待產包我還特別準備了一包,準備痛的時候喝)。
要知道上一胎剖腹完的惡夢,就是老娘我整整痛了三、四天,而且痛到沒力翻身更別提下床(一定要人扶)。
當護士問我要不要自費減輕宮縮痛的藥時,我毫不猶豫很爽快給它畫押簽下去。
$1500 花得真值得呀~ (撒花)
這胎下午剖腹,晚上我就能自行翻身,輕鬆愉快、談笑自如。

雖然、有一好沒二好。
這次術後止痛(嗎啡)讓我全身癢到一個不行,總忍不住拼命抓抓抓,隨著停藥也就慢慢痊癒了。
要不是第一晚想吐虛弱得像隻蝦子,或許當晚我就可以試著下床?!
整體來說,比較有感是在第二天,起身時傷口會有痛感。
到了第三天,復原狀況更好了。

隨著點滴、麻醉跟尿管一一拔除,奔郎又恢復成一尾活龍呀~~~ 哇哈哈哈!!!



總結感想:
或許因為這次傷口沒有預期裡的痛,讓我對長庚的滿意度瘋狂飆升 XD。
長庚的醫護人力與設備比康寧好上許多。
不論是平常的護理人員或是手術房裡、恢復室裡,不像上回,一切得自立自強。
羅醫生每天早上巡房,任何問題反映馬上處理。

住院期間,Kiyomi 臍帶傷口沒夾緊造成滲漏出血,嬰兒室馬上處理。

只除了哺餵母乳有些小挫折 (另文),整體滿意度相當高低。
最後一次地剖腹心得在此告一段落,老娘要封肚惹。(揮手下降)



舊文回顧:
康寧醫院住院感想
母難日。剖腹產回顧文

Wednesday, January 11, 2017

孕婦隨記2017。神豬一般的隊友

昨晚胖卡不睡覺在玩耍,被我處罰今日不得看卡通。
為了找點兒事情給她消磨時間,於是趁著太陽暖呼呼,母女倆兒在院子開心地洗起三輪車,之後我又順手洗了地下室的小窗戶。
看著小小人兒熱情參與的模樣,真的打從心底愛死這個心肝小寶貝。
本來要順手將紗門拆下來洗,但快要臨盆的大肚婆,肚子頂著實在很不舒服,只好作罷。

過年快要到了,從我搬進來,每年年前就是婆婆哀聲嘆氣的日子,無一例外。
第一年呢,我問要不要幫忙,她說不要,以後她做不動都是我做,於是我再也沒有開口問過 (同是牡羊大家就省了客套話唄)。
某一年我受不了總是聽到呻吟聲,懷著不到三個月的身孕,獨自爬上窗台洗了窗戶,假日拉著神豬洗了窗台(當然他是非常不樂意的,這就是把男丁供奉成土地公的結果);後來孩子沒了 (雖然二件事沒關係)。
後來又懷孕、帶小孩,現在又懷孕,而且此胎肚子很大,前二天婆婆直接在我面前嘆氣,我只能當做沒聽到。

傳統的思維是什麼?
嫁進來後我三不五時會掃、拖個地,但某一次婆婆在我拖完地的隔天,哀聲嘆氣地板好髒沒人拖之後,我再也不把自己當女佣了。
即使公公在娘家媽媽面前直接批評我嫁進邱家沒煮過一頓飯,我也只能安慰我媽,聽聽就算了。

最近為了坐月子一事,跟隊友鬧的不是很開心。
娘家媽媽很早就問我,坐月子時小胖卡怎麼辦?
娘的腳不明原因已經腫了一年多,久站會痛會紅,我其實不忍心讓小胖卡託嬰在娘家累死老人家。
這件事到我就這樣壓了下來,我也沒跟大熊說。
直到某一天,豬隊友出現在娘家,我媽忍了很久直接問出口,只見隊友 FACE-OFF 。

神豬的思維是這樣的。
他認為外國人沒有坐月子這回事,一定要坐月子嗎?
而且有必要花那麼多錢去月子中心?
在家裡坐月子就好了。

上一胎我堅持,最後搞到很不愉快,老娘自掏腰包付了錢堵他的爛嘴。
這一胎生完打算封肚+我沒積蓄,請他買單畢竟小孩是姓邱不是姓劉。

那天我只不過開口跟他溝通,說我媽腳腫很久我不想讓她那麼累,神豬竟然說了句莫名奇妙的話.....

我媽腳也痛很久
我媽腳也痛很久
我媽腳也痛很久

我其實不明白婆婆腳痛跟我坐月子、跟小胖卡該怎麼處置有什麼關係?
一來她有工作,不可能請她幫忙;
二來雖然是天天見面,但她根本HANDLE不來小胖卡;
三來她自始至終也沒有開口詢問任何事。

神豬這句話很徹底的惹火了我。

昨天他又找我談,我其實不想跟他多說廢話。
把小孩送回娘家好像是丟了邱家的臉,連小孩偶爾在娘家過夜,老北的臉色也臭的比屎坑還要臭。
老娘肚子很大,我只是不愛整天靠北靠夭,卻搞到人人都認為你強壯到可以扛著瓦斯桶跑二千米面不改色。
偶爾抱怨二句,神豬就會說:「妳已經很好命了。」


我想說的是、女生嫁人後就是油麻菜籽命,神豬級的土地公茶來伸手、飯來張口,這才是好命呀!!



◣ 後記:
前陣子才靠北過路上三姑六婆總愛關心腹中胎兒性別,沒想到這幾天婆婆也開始鬼打牆說我肚子好尖怎麼這胎會是女生? 是說都已經羊膜穿刺了,也從來沒有照到小GG,基於此點我只能再默默翻一百次白眼,但就是不能回話 (因為場面會很難看)。
昨晚她突然問我是年後生嗎? 預產期是二月中,是男生才會提前生,是女生就會超過預產期。
神豬完全沒有 follow 到此胎動態 (基本上我講的話他大概有聽沒進=耳邊風),聽他回話很落漆,奔郎又不禁翻了二百次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