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Wednesday, October 29, 2008

禮貌運動

今天遭遇的狀況,讓我一度非常生氣。
冷靜過後,決定來這裡寫下這件讓我感觸非常、非常地深也非常無力的記事。

曾經有幾次在部落格提及,看電影時,總有些自翊為影評家的觀眾,吱吱喳查個沒完沒了。
這類族群很多,像蟑螂一樣,永不滅絕。周而復始.....
我不想自翊為聖人;我是人、會犯錯,但禮義廉恥我知道。
不可理喻的人很多,遇到時,只能自認倒楣然後怪罪到他父母的頭上:「唉~ 又是一個爸媽沒教好的例子。」

只是、新聞上正流行著「我永遠是對的、別人都是錯的」那套狗屁想法。
就這麼著、我遇上了。

二個女生,一個蓄著像狗啃過的髮型,身穿格子襯衫;另一個穿著黑色馬靴。
我不想看得那麼清楚,會傷我的眼。
只是有時麻煩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它會變成背後靈來惹你。
中場時,我忍不住、機巴地開口、請她不要聊天。
那對顯然小姐顯然聽不懂中文,安靜一秒鐘後,依然故我聊個沒完沒了。
散場了,大熊基於尊重所有參影人員,會留到最後一刻。這是我們向來的習慣。
隔壁那對七姐八妹,也留到最後,還莫名其妙盯著我看。那時我並不明白,她們想做啥?

走出電影院的路上,她們還是一直回頭看個不停。怕我對她們不利嘛? 得了吧! 我沒興趣。
到了出口,他們就站在壁邊不動。依然盯著我看,我惡狠狠地瞪了她們一眼。
我們下電扶梯時,只見她們衝到護欄邊,拿著手機居高臨對對我拍照。
唉喲~ 我變成了鎂光燈聚焦的焦點,一時之間真是受寵若驚。
這下,當然也明白了那對幼稚姐妹花的企圖。

我生氣著,而且有些怒火中燒。大姨媽來前,脾氣不好又遇到這等鳥事,雙劍合併,火山噴發。
我應該往樓上衝,堵住她們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;
或、叫那頭養的很粗勇又大隻的熊兒,去吼個二聲嚇嚇他們;
或、送她「凸」字。
但是我什麼舉動也沒做,只能氣到自己險些得內傷。

大熊說,或許是我口氣不夠委婉,人家覺得被兇。
然後呢? 她有權拍照,張貼在私人部落格哭訴今天遇到機巴女嘛?
拜託~ 請搞清楚,拍照的那個人,應該是我吧!


雖然大熊安慰我不要跟舉止像幼稚園的小孩一般見識。
只是我的怒氣,一時半刻真的很難消下去。

臺灣生病了。
不為錯誤的行為感到羞恥,卻還理直氣壯張牙武爪地想採取惡劣的行為。
該俏皮地說,真是頑皮搗蛋的孩子呢?

實在是無言以對!!!

4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等那二位小姐要是把我娜姐的玉照放到格子去時,你就可以告他們了~~
所以~別生氣

拿鐵娜緹 said...

謝謝安慰~ ^^

小慧 said...

本來他們沒經你允許就沒權利對你亂拍照
你有權力叫他刪除
(應該是有相關肖像著作權或是侵害隱私之類的法條吧)

不過還真要給你拍拍手
這各社會就是缺少肯說話的人
自由是以不妨害他人為前提的
而不是我要怎樣都可以

我有時也會制止別人插隊
但要看情形--凶神惡煞的人插隊我就不敢
小命還是要緊的.........

拿鐵娜緹 said...

慧,

我也是俗辣一個....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