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Tuesday, November 22, 2016

結昏六周年。鐵婚不快樂

前幾天、大熊說 22 日要出差台中。
當我聽到 22 日時,突然想到家姐說她 22 日休假,問我要不要回去玩?
所以我向大熊確定了幾次,你是 22 日要出差? 確定吼?

要知道、男人耳根子的厚度是一年厚過一年。
這些年來我已經翻白眼不下數百次,只因為我問/提醒一次,他永遠是轉頭就忘。
但多問了二、三次,他卻會拿來說嘴嫌我嘮叨。
夫妻間的感情就是這樣愈來愈淡。(輕嘆)

昨晚、大熊突然問我,今天要不要一起吃頓飯?
我嚇了好大一跳!! 這人沒事幹嘛約我吃飯?
胖卡出生後,小夫妻倆單獨外出用餐好像是天地不容、眾叛親離的行為,所以我早就放棄爛漫的燭光晚餐約會。
面對突如其來的邀請,我疑惑地問:「幹嘛要吃飯?」

原來前幾天我多問了幾句,他以為我在強烈暗示他今天該有所表現。
其實我完全忘了今天是結昏六周年。


這婚姻一路走來,只能說悔不當初。
生子不後悔,結婚卻讓我非常後悔。
寄人籬下失去自由的感覺很不好受,活到不惑之年,人生卻不能順著自己的意向走。
坦白說,讓我活得很悶也很無奈。

偶爾多買幾件衣服,或是偶一為之的旅行,都會在事後被酸:錢都被我花光!! 所以我努力賺錢自食其力。
收貨時總是提心吊膽,深怕叨擾到長輩的休息;
大熊常常加班夜歸,我只能早起晚睡利用他有空的零星時間努力工作。

夫妻間如此,跟長輩同住問題更多。
生子後,常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沒有事一切風平浪靜;一旦小孩生病或是一個怎麼了,媽媽永遠是那面靶。
現在大了一些,會走會跑會講話,吃飯吃得少、表現不得體、行為不合宜,也永遠是媽媽的錯。

但種種的一切,不能對大熊抱怨。
他會冷冷地說:「你已經很好命了。」
我只能把悶往心裡藏。

嫁到這個家就像浮萍一樣,所以每每大熊出差,我也不願意待在這裡。
更別提現在腹中還有隻小的沒人疼、沒人愛、沒人關心,被胖卡糾纏了一天沒人幫忙喘口氣休息一下真的好累、好累。
但、長輩卻不這樣認為。
他說:「我不反對妳回娘家,但為什麼一定要留宿呢? 」
.............因為老公不在,唯一的聯繫也斷了,在這裡有意義嗎?


今天凌晨醒了又睡不著,腦袋裡想了很多事,還有很多沒說出口。
婚姻、是愛情的墳墓。
我只希望女兒們,以後不要歷經媽媽的不開心,能自在地活出自己的人生。

1 comment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