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Wednesday, September 12, 2007

洛杉磯 #76 : 寂靜的日子

上周,渡過了璀燦的一周,這周開始,突兒地一切沉靜了;好無聊的生活。
沒有八卦配飯,人、果然會意志消沉兒。

極度渴望返鄉的心情,因為時間緩慢地流逝而有了一絲絲不耐煩。
課堂依舊無趣;我的天啊! 日子真是難熬。

今個兒,不抱太大的希望問了 Tim: What's different between "blame" and "accuse"?
或許我腦袋中的漿糊亦發大坨,或許 Tim 從沒進步過;最後的結論:有聽沒有懂。
Tim 的教學方式,向來是課文、習題帶過一遍,That’s all.
當學生兒有惑時,印象中我問了三、四次;總得不到合理的解答;也因此,他不能算是個具有豐富經驗的老師。
最後,我又跑去向 Mike 求助。
經由 Mike 的解說,通常事情會變得簡單一些。
只是、這次跌破眼鏡,我仍然處於一知半解的呆狀況。
英文到底是個什麼鬼東西啊 Orz。

第二堂,上了其它的文法,一樣唸過去,結束;這下子,我快瘋了!

今天上課的心情好不耐煩。
若長期這樣下去,何必上課? 自己將書 k 完,習題寫過一遍,再核對正確答案,就好了啊!!
幸好只剩下三天,這無可奈何的抱怨將要結束。

今天寫到了汪汪的 Good Bye Card。
雖然我們朝夕相處,跟別人插花湊熱鬧似乎沒有必要;但我還是用親切的語言:「中文」,做為最後的紀念。
輪到 Toshi ,他寫完後,叫我幫他校稿看有沒有錯?
我看完後,除了臉上三條線、哈哈大笑外,真不曉得該說啥了。

當 Good Bye Card 來臨時,便意謂著,到時要上台領卡片、講些話。
這點跟便秘一樣痛苦! 這二天要來好好想想該說些啥?
結果應該是簡短、陽春而籠統,毫無新意可言。

明天是這學期最後一次的校外教學。
這次選定的地點聽說是農場 @@;雖覺得沉悶到爆,但換個角度想,最後一次,該好好把握。
已規劃好要跟同學合照做為最後的紀念。


(*LA TIME: 9/11 5:26PM)

2 comments:

邱小啾 said...

上臺唱「Goodbye My Love」,
一邊唱,一邊翻譯歌詞,
這樣就不用事前準備離別演講稿了,
要順便記得模仿楊宗緯唱歌的表情與動作唷。

拿鐵娜緹 said...

嗚,我唱不出來。
只會支支唔唔講一些破英文 @@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