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Wednesday, January 2, 2008

元旦之二二六六

仔細想想,在洛杉磯生活了三個月,雖然日子單調,但總會想盡辦法擠出文章。
可是回到台北後,變的比在美國更懶;部落格久久才會更新。

或許是故鄉的環境太熟悉,所以沒有好好地用心感受。
其實每天還是有著值得紀錄的大小事,所以應該好好地寫寫文章。

話說渡過了很不開心的跨年夜後。
回家時碰到賤馬,還小聊了一下。
她說路口的煙火可真是「既大又漂亮」。
真是有想送壞人二拳呼溜 Can 的衝動。
可是我向來心地善良外加健忘成性。
往者已逝,除了三不五時賞他二個白眼加送幾句酸溜溜的話,已經沒有昨晚那麼氣呼呼。

下午跟著壞人一家前往宜蘭泡湯。
這種天氣泡湯著實舒服。
不曉得是今年氣溫較低或是今年體質變得較怕冷。
暖呼呼的熱湯只維持了短暫地片刻,沒過一會兒,手腳又像根冰棒似地冰冷。
回程時,雪山隧道塞車的厲害。
於是、他們決定走北宜。

壞人在當兵時,我曾搭過一次北宜便車。
那回吐的慘不忍賭。
今天趁著有些睡意,趕緊讓自己進入夢鄉。
半夢半醒之間,仍感覺得到車子開的飛快;就在接近坪林時,有人吐了。
那時我已清醒,不敢睜開眼看著窗外,就怕暈車。
聽到交談聲,趕緊將鼻子摀的死緊。
那鼓酸味,很容易化成強力病毒漫延開來。
到時、想不吐,也難。

慶幸渡過一劫,晚上開心地玩著 Wii Fit 兼喝著盧了很久的 50 嵐。

雖然今天玩了很多關卡,超開心地。
不過,可能是樂極生悲。
一直覺得胃部翻滾地很不是滋味。
是暈車? 亦或是吃太飽? 還是消化不良?
不論是哪種,都讓我現在不敢冒然上床,就怕一個不小心在北宜孕釀的,一鼓腦兒嘔出來。

寫寫文章,讓胃部消化一下。

該上床睡了。

4 comments:

zazayo said...

會不會是有了呢^^
祝nana新年快樂^^

拿鐵娜緹 said...

......... 冏rz

是胃腸消化不良啦!

小慧 said...

如果是如第一位說的
那就太勁爆啦!!哈哈

NA,有可能是因為你寫"孕釀"的關係吧~~

本來一直都沒多留戀國外的生活的
但不知是上班太忙
還是被ㄚ六的生活環境刺激到
最近還真是蠻懷念西雅圖的......

拿鐵娜緹 said...

可以去借候孝賢的珈琲時光來看。
雖然我覺的它是部沉悶的電影,但我在 LA 時體會到那種悠閒慢步調的感覺哦!!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