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Wednesday, March 8, 2006

弱勢與強權

昨晚回家時,路中發生了椿小車禍。
由於小貨車與摩托車恰巧卡在不算大條的馬路中間,因此造成車量迴堵。
摩托車主顯然腳受了傷無法起身,不知是否有骨折現象? 沒人將他扶起至路邊。就這樣,後面的車叭個不停.....。
而肇事的貨車駕駛,電話打個不停,也不曉得有沒有報警?

我看到時,後方有台車趕著去投胎,強行要從那僅剩的小通道通過。
此舉導致那位坐在路中的傷者,腳再度被輾過。
人在危急時,本能會發出聲音喝阻;當他向車主怒吼時,車上的人下來了。
二個兇神惡煞的小混混,一下車就是副要打架的模樣。

這樣的景象,在我的小百姓眼裡,真的很可怕。
如果他們動手,圍觀的群眾有人會阻止嗎? 敢嗎?
曾幾何時,古惑仔的逞兇鬥狠竟活生生血淋淋在台北街頭上演? 社會病了! 亂了!!
弱肉強權的社會,大聲、兇、狠、有權有勢就是贏家嗎?
我真希望蜘蛛人或超人存在著,出面好好修理那些無法無天的小混混。

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篇文章,筆者大肆宣揚特權好、特權妙,得意忘形無法自制。
我雖然也討厭警察,但我更討厭這種用特權還要四處宣揚的人。還有一群無知而愚昧的親衛隊。
除了搖頭嘆息外,實在也懶得評論些什麼。

家庭教育失敗、學校教育失敗、社會教育失敗..........

2 comments:

jadeshen said...

前一陣子吧.回家走瑞光路一直是我不變的習慣.快到基湖路口時.看到一個女孩子還蠻年輕的.就坐在路邊不停的撫摸他的腳.他的視線是看往馬路中間分隔線上倒著的一台摩托車.髓然剛過了下班時間.但人.車都還不算少(約18:30).遠遠的我就看到了.但一直到我騎過去都沒人幫他一下.沒辦法就先把我的摩托車停好.再走去牽他的摩托車.問了一下是否有人會來幫她.她告訴我有的.等一下就有人會過來了.這時剛好我兒子又打電話來催我何時到家.告訴他.我快到了才掛上電話.看那女孩一下.再確定有人會來接她.告訴她哪可以修車我才離去.
不知從何時開始.人們怕麻煩怕好心卻惹禍上身怕......所以就讓她一個女孩子(還長的不錯哦)自己無助的坐在路邊.還好那個時間還算早.還有很多人出入.不然我可能會把她帶到大馬路上去.在我認為只是舉手之勞而已.竟然沒人願意伸出援手(好啦!我承認我對女性或小孩子才會有幫忙的意願啦).其他的請自求多福.
以前我哥就告訴過我.他那時是在開路邊攤.常常有人晚上喝醉酒回家時出車禍.他們都會跑去幫忙.但有幾次發生出車禍的人硬是指賴他們是肇事者.幾次後他們也懶了.再也不敢做好心人.只會幫忙叫救護車根本不敢上前去.怕又要跑法院跑不完.所以他也交代我不要亂救人以免惹禍上身.

拿鐵娜緹 said...

之前聽菲姐說過,她曾遇到假車禍真勒索(賠醫藥費)的鳥事。真不知遇到時,該不該相信??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