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ove Navbar

Friday, June 23, 2006

這是什麼歪理?

龜三郎、毛小五、胖四郎與牛次郎的箱子由上而下依序堆疊在房間一隅。

龜三郎與毛小五在龜三郎的勤奮下早已結束。
他們總是佔盡優勢,座落在至高樓,可憐了樓下的住戶。
當初問龜三郎,你搬出來,沒將樓下的也順便拿出來嗎? 這樣樓下的住戶就不用再全搬出來了。
龜三郎的回答:「誰理你們呀!」
很刺耳的答案。只是,誰不自私呢?

事情過了沒多久,輪到胖四郎!

當熊小工將胖四郎位居中間單位的箱子搬出來,並將高樓的堆回去後,龜三郎有話說了.....
龜三郎:「你們應該將牛次郎的箱子搬出來呀!」
胖四郎:「為什麼?」
龜三郎:「不然牛次郎不就要搬三箱出來。」
胖四郎:「誰理她呀! 當然是自己搬呀!」 os: 當初你不也這樣做。
龜三郎:「你們怎麼那麼自私呀!」
胖四郎:「有什麼道理我要幫她搬?」
龜三郎:「沒關係,你們不搬,那也不能堆最上面,要堆到本來的中間層。」
胖四郎:「為什麼? 就算我不幫他搬,我堆回去他還是得搬三箱出來。有什麼道理我先搬二箱出來,再堆回去?」

這種歪理,極有可能發生在龜三郎大姨媽拜訪期間 (熊小工說的),但是胖四郎還是氣炸了!

胖四郎認為龜三郎的要求沒任何道理可言。
熊小工說,那就堆回本來的位置,反正是我搬又不是你搬。
又問,那牛次郎的要順便搬出來嗎?
氣炸的胖四郎說:「不用。」

牛次郎的雜物堆疊在箱子入口處。
搬箱前得先移動至別處才能作業。
胖四郎事先沒記好返家的位置,只依大約的樣貌「堆」回去。
牛次郎返抵家門後,看到物換星移,氣炸了。

胖四郎:「不好意思喔! 沒歸回原位嗎?」
牛次郎:「對。」
胖四郎:「那要不要我幫妳弄?」
牛次郎:(屎牛臉)........

氣呼呼的牛次郎就這樣一路氣著去睡了。
胖四郎認為自己已盡到道義上的責任,牛次郎還要生氣,要氣就去氣呀~ 氣死算了!

胖四郎昨晚向毛小五嚼舌根嚼得太晚,結果今天睡過頭 @@

6 comments:

Shirly 汪汪 said...

小娜~

妮真ㄉ很有創意ㄝ
用這種方法寫文章
超有趣ㄉ 讚~

拿鐵娜緹 said...

謝謝雪莉汪汪的讚美 ^^

牛次郎這個人,實在不是我愛計較
她真的"太有原則....到受不了....的龜毛"。還在生氣耶~~~~

Lemo said...

娜娜:
請問藍皮書的背景音樂是不是那部電影
的配樂,一直覺得很熟悉又想不起來到底在
那聽過!(昨天電腦的音效卡才修好...)

拿鐵娜緹 said...

lemo,
是由「花與愛麗絲」聽來的。
我蠻喜歡這旋律,只是小工說太悲傷,建議我換了。
你覺得呢??

Lemo said...

那部片我有看,怪不得好熟悉呢

這曲子聽起來是很悲傷,娜娜的藍皮書
是沒那麼藍,可是這曲我很喜歡很好聽,
聽了會有一種心整個靜下來的感覺!

拿鐵娜緹 said...

lemo,
如果心情不太好,我也不建議聽這曲兒。

我的感覺跟你差不多。
總覺得這曲沉穩、又帶點氣質的感覺耶~~

Post a Comment